1941年,美国国会正式将每年11月第四个星期四定为“感恩节”。

从此,这个节日就开始在国际上开始发扬光大,虽然在国内我们还没有正式的指定日期,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的感恩之心。

美国人会在今天准备丰盛的晚餐,餐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美味的食品,最醒目的还是那只被烤熟的火鸡。餐桌围坐的不是亲戚好友,就是同事朋友,当然像我这样的单身汉也会被人们邀请,和大家一起分享感恩的快乐。

就餐前,大家都紧握双手,放在胸前。感谢上帝慷慨赐予的食物,感谢父母赐予的生命,感谢上天赐予给自己的小生命……(我真心想上帝赐予我一个女朋友吧! ╯﹏╰ )

2015年 感恩节

没有谁天生就是欠谁的,人都是要学会感恩的,不要把他人的帮助或者关心,当成是理所当然。

最应该感恩的就是父母,他们对我们的付出是不记回报的,也是最深沉的爱,平淡无从察觉却如空气无法缺失。

年少时叛逆期,有次离家出走,一个人没有给家里留任何的信息,就这样走了,那天没有去学校就这样四处的闲逛。

身上只有父母给的几十元零花钱,就在游戏厅玩了一天,直达身无分文才从游戏室出来,出了游戏室才感觉到有些饥饿,只能看着其他小孩子吃着零食从身边路过,不过那时候也许是可笑的虚无的自尊心吧,我没有想到回家,依然还是在路边逛,直到饿了就蹲在路边。

后来有位路人路过,看到了凄惨的我,把我带到了一家小饭店,点了几个菜就着白米饭,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这个人是天下最好的人,因为他给了我饭吃,不问我任何的理由。

后来路人把我送回了家,我当然被父母狠狠的揍了一顿,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就是脖子一扭,死不投降的样子。(很久前的事情了我也忘了那位路人什么样子了,不过还是感谢他送我回家,而不是把我卖了 o(-"-)o )

长大了一些,开始懂事了,又回想起这件事时,我才有更多的发现。

就在我离家那天,本来我应该放学回家吃午饭的,可是那天我没去学校也没回家,直到下午放学我依旧没有回家。父母开始往学校打电话,得知我一天没去学校,于是全家人都出动去找我,那天家里的生意也没做,都在外面找我呢!

这不是我最感怀的,而是那天的那一桌饭,回想起来却是最让我感怀的。人在饥饿时,有人给一口饭吃,你会觉的他人很好,对你也很好,这只是一顿饭就可以让我感谢他很久,可是我却忽略了一件事情。

我的父母为我做了二十年的饭,为何我却没有那一天的感觉那么强烈?那是因为我已经习惯,习惯成自然的感觉他们就应该给我做饭。为什么我会有这想法,就是因为他们是我父母吗?就因为这个血缘关系,所以我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索取么?

所幸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间不算晚,因为我还可以去感恩,用余生去反哺这份恩情,感谢父母赐予我生命,赐予我食物,赐予我衣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