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弟绮罗生,生于麓花春漫的日午。那年牡丹正艳香。流年时转,恍眼弱冠,入叫唤渊薮同修。与吾意琦行、一留衣等七人结义,共学武道七修,朝朝暮暮,形影不离。乃至吾弟刀道初成,方见别离。而今为吾伤体,豁命取药,一身血染,倒卧黄沙,秋瑟落叶葬英灵,吾弟卒,江湖浊浪没白衣,天涯何处不过客。愿遥遥东逝水,将你带往天地的尽头,忘了这一世的混沌,这一世的痛。来生,再无刀加身,再无剑刺骨。那年,再相遇,吾苍发鬓白,你十八。

醉寒江 — 之断肠声里忆平生

兄弟的一切行为,在吾眼中永远是对的.很多时候,解释是不必要的,因为敌人不会相信你的解释,而兄弟更是不需要解释.不管你(绮罗生)有什么决定,一旦你染黑,那吾意琦行也不可能独白,沉沦的路上,吾与你同行。

绮罗生:你听过最绝望的友情吗?意琦行:没听过,因为你还活着。绮罗生:是啊,咱们的立场永远相同,不会有同室操戈的一天,就算天下人,要咱们伤害彼此…… 意琦行&绮罗生:我也会为你与天下人为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