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瘾少年成“废材”中年大叔

周六车间进行设备消毒,全体人员放假一天,而在周五的晚上我却不知道怎么安排了。

左思右想决定去网吧通宵好了,正好明天放假可以好好休息。

广东还处于疫情阶段,宝龙比亚迪内部的网吧还在关闭未开放阶段,倒是工厂对面的黑网吧顶风作案的开放了。

嗯,戴上口罩慢悠悠的走向那家黑网吧。

刚到楼下,就看到超市门口放着的按摩椅上躺着两个人在睡觉,从未梳洗的发型和脏污的衣服,以及放在旁边行李箱,猜想或许是出来找工作的吧。

疫情之下的失业人员今年真的很困难,大多像这样的人几乎和流浪者无两样了,能每天吃饱饭已经是很好了。

楼梯间三三两两的蹲坐着些男孩子,脚下的烟蒂还未熄灭,手里抱着手机打游戏,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干嘛的。

我是很难理解这样的行为的,毕竟我没有这样的习惯蹲在路边,玩手机……

走进网吧,有些熟悉的环境,脏污的桌面、键盘上的烟灰、烟雾缭绕的空气……不同的是,以前的网吧是人声鼎沸的,现在却都静悄悄的,偶尔看到几个取下口罩的人,却也是安安静静的。

看到这样的环境,突然有些后悔今晚的决定了……

于是离开了网吧,在楼下的超市买了瓶可乐就向宿舍回去。

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厌恶网吧了,在以前我认为做网管是最好的职业了,因为可以天天都玩免费的电脑,而现在确实成了我最讨厌的职业。

是心态的变化还是人开始走向成熟了,现在的我开始憎恨曾经的自己了,青春年华居然就这样浪费在无关的事情上的。

The End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