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缘由还需要从上周说起,也是太自信了,上周三的晚上出去吃饭时只穿了一件短袖就出去了,九点出门的时候就有些吹风的迹象了,吃完饺子已是十点了,天气有点变凉。

深圳的天气就是这样,中午还在穿短袖,晚上就要穿长袖。恰恰不幸的是,我当时吃完饺子,感觉还没吃饱,继而又去路边吃烧烤了,在等烧烤时感觉风有点大,喊老板开了瓶啤酒(我不想说的是为毛是冰镇的!!),等烧烤端上来还没吃两口,开始刮风了,温度也一再下降,可以看见端酒的手已经在起鸡皮疙瘩,不等吃完,就赶紧回宿舍了。

第二天,头有些发热,喉咙有点发炎,身体不是很舒服,感觉还可以再坚持下,把周四的白班上完了,晚上没有加班,回宿舍躺下就直接睡到第二天周五。

这个时候感冒已经严重了,喉咙明显可以感觉到是扁桃体发炎了,说话有些沙哑。带着病体,把周五的白班上完,晚上去医务室开了些药,吃过药后,早早的就睡下了。

而我有所感悟的却是后面的几天,病情越来越糟,感冒未好的情况下伴随着上火导致的牙龈肿痛才是致命的一击。由于牙龈肿痛,白天上班口不能言,也无法张开口,喝粥都是很勉强的在灌,咀嚼带来的痛处使我不能嚼碎米饭,只能一口口咽下。而到晚上,则是夜不能寐,因在宿舍中,扁桃体发炎导致咳嗽不断,却只能生生咽下,担心太大声将同事吵醒,刚眯眼睡下几分钟,牙龈的刺痛又会将我惊醒,就这样反反复复直到天明。

半夜,痛醒的我趴在床头,将口中的唾液吐在痰盂,免于睡眠中的我流在床上。在这一刻我忽然感觉到一种孤独,急需被人照顾的感觉,一种莫名的心情想让我流泪。

白天强撑着上班,还要处理公务的我,在我自己眼中我很坚强,可是谁都看的出来我的勉强,同事也劝我不行就请假回去休息,可是只有夜晚躺在床上的我才是真的我,无助、虚弱、孤单的我,才是真实的存在的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