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救不了,失恋的你

在我讨厌的事情的名单上,“两个相爱很久的人突然分开了”一定可以名列三甲。偏偏大多数人,还要宣称说“祝你幸福”“祝你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。”,明明在电脑屏幕后面哭得说不出话,却还要拼尽全力装出洒脱的样子,真是让人既想笑他们的幼稚,又免不了为了他们心疼。

一对我认识但是不熟悉的情侣,曾经信誓旦旦说毕业了就打算结婚,很久不联系,有一日突然看到了女生发的状态,感慨光棍节要来了却孤身一人,方知他们已经无声无息得分手了。删掉了几年不变的情侣头像,换掉了微博名字,清干了对方留下过的蛛丝马迹。在她的状态下,她的朋友回复说:“没关系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她说“嗯,会的。”

如果世界上有一种最简单的职业,那一定是朋友失恋时的心理医生,任何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开出“时间”这张万能药方。我们都觉得“万能的热水”是个笑话,而殊不知,“万能的时间”也是如此。

几年前,失恋33天大热的时候,有人说,黄小仙爱陆凡爱了七年,但是忘了他只用了三十三天。这三十三天其实并未让黄小仙忘了陆凡,只是让她变成了一个黄小仙2。0版本,变成了一个不再为了陆凡,而是为了更好的自己而活着的人。

曾经遇到过的一个女孩子,两任男友都因为性格上的一些矛盾和她分手,让她备感挫败。她曾说“我以为我和第一任分手之后那么久,我已经忘记了,可是现任和我提分手的时候,我才发现原来我比第一次被甩还要难过万分,那些第一次分手时的记忆都涌了上来,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烂人。”

她所做的,只是不去想,只是靠时间来消磨自己的难过,而始终未曾找过分手的真正原因。当她遇上了后来那一位,她能赌的只有运气。任何一段失恋后孤独的时光,如果没有让你长大,那你就浪费了那些辗转反侧的夜晚,难捱窒息的情绪给你带来的苦难。当有一天,你再度面临相同的境况,你只会变得越发的糟糕。

时间并不能拯救那个难过的你,可以拯救你的,只有你自己。时间所做的,不过是让你麻木,让你习惯,但是无法让你放下。有些事,如是可以想通,一秒就是所有,有些事,一生想不通,一生都是禁锢。

你真正需要的,是在时间里学会长大,去得到一种自我治愈的能力。而这一切,与光阴短长无关。


有部电影叫《东京目和》,其中有场戏,让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来琢磨——丈夫在街头偶见妻子独自行走时,忽然被妻子安静的样子给震撼。那时候,我以为,他的震撼来自于,他发现,原来他的女人没他的陪伴时也挺怡然。现在,一句诗却给了我新的角度:站在街角不等谁,这本身就是一种力量感。

和一位男性好友聊天,他说,他单独出去吃饭时,总是会告诉服务生有两个人,然后,等饭菜上来,多事的服务生若有询问,他便解释一句:“朋友来不了。”问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怪僻,他闪烁其词:“一个人吃饭挺怪的。”

和一个台湾女人聊天,她说,她不管吃饭还是去做发型,都会带上书,用书将自己和旁人的好奇隔绝——独自一人时,她不愿意被他人打扰,甚至,也不愿意面对自己,所以将精力集中到另一个世界去。还有女友,曾经吸烟的理由就是:“一个人呆着的时候,不至于显得无事可做,手里拿根烟,让发呆显得不那么呆。”

与自己好好相处也许才是最难的事情,如果不是在自己的寓所,就更容易敏感紧张成一只掉队的小怪兽,不敢轻易靠近谁,也不想被他人靠近。书,或者随身听、墨镜,与其说是享受或装点,不如承认吧——用这掩饰不安的盾牌来杜绝彼人看穿、靠近、伤害。所以才会从小女孩时,就需要拉着小伙伴一起上学放学,连去洗手间都要约个共同的时间:长大后,手里拉的不再是同性伙伴,而是异性的恋人,除了上班下班上洗手间,希望能一起对付所有其他的时间。越是回避独处,越是害怕独处:越是想躲避伤害,越是会迎来伤害。收拾得体面漂亮的女人们,内心脆弱得像块湖上的薄冰,于是转身羡慕那些仿佛拥有力量的女人们。

其实,用不着羡慕,这些女人们的精神内核非常简单:不等待任何人,也就不需要任何人:不用道具隔离自己,也就不隔离任何可能性;不害怕发呆时的呆,也就更能在精神世界里专注。她们取胜的法宝,就是安静,就是漫不经心,就是可以因为要专心涂指甲油而挂掉恋人的电话,这可能就是很多女人都做不到的,我把它叫做,难以被掌控的力量感。

文章来源:蕊希(微信号:ruixi709),听她的声音,会上瘾。微博:@ 蕊希Er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