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月2号本来预计19:30下班的,因为领导临时的安排延迟至21:00,清明节假日后会安排人员调到夜班开机,而我和另一位同事是被选中的两个人,所以我们留下来继续学习开机。

心理上是拒绝的,因为我的下班时间已到,而且站了12个小时的我,真的很累了。

可是她的出现,让我瞬间有种一身轻松,莫名的心情愉悦。

刹那间,我以为是“她”出现了,真的很像“她”,一位很久以前的同事。

虽然戴着口罩和静电帽,只露出一双明眸,但是就是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眸,让我心底泛起涟漪。

4月3号正常19:30下班,与她擦肩而过。

或许是想再见她一面的祈祷,命运再次降临于我,因N9线还未安装完成,所有人的调班延期至“一拖二”设备安装为止,却只有我被安排4月4号转到夜班。

是的,再次见到了她,有些熟悉感,更多的是陌生感。

我知道“她们”或许只是长的相似,却不是同一人……但是又真的好像似一个人。

19:30到次日7:30下班,我看着她在我面前经过8次,总是隔两个小时左右抽检到我的工作区域,每次她到我附近,我好想冲过去拍拍她的肩膀,对她说:嗨,你好,你叫什么名字啊?

可是每次话在嘴边,却不敢说出口,有种步入深山,恐惊飞鸟之感。

害怕突然的尴尬怎么办,害怕她拒绝怎么办,害怕四周人的关注眼光,害怕……

于是就在自我怀疑中,从黑夜到黎明,只能远远的看着她,不敢惊扰她。

在这12小时,头脑中总是出现的是:万一她结婚了呢?万一她有男朋友呢?万一她还年轻没有这方面心思呢!万一……万一……

我想了无数个万一,却没有一个可以让我有勇气去面对她,我怕最终从我嘴里说出的那句话会是:对不起,打扰了。

我真的好怕,如果我抓不住她,连她也会一个转身,从此消失在我的生命中,成为另一个路人。

这种自卑的心理,伴随着我的情感之路,如同阴影一样,每次我拿起勇气去面对时,总是会现实给击垮,似乎苍天永远都在跟我开玩笑。

PS:4月6日后续

看淡一切,平常心对待,与其聊天对话,得知其名:肖傲,然从其同事口中了解只有“张傲”,而无“肖傲”。

是真是假,已无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