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正在吃饭时,一边看吃着饭,一边看着手机,突然一个来电显示,让我错愕了下。

手机上显示的来电名称备注是九娘,下意识的我想到了家家的80寿辰就在本周六。

自从母亲和父亲离婚后,似乎我就和母亲娘家那边的联系一下断层 了,和同辈的之间的关系也呈现一种微弱的联系,过年过节在微信或者电话联系一番,其他时间都是在各奔东西。

唯对家家(外婆)一直有所愧疚。

在家排行老二,出生的时候正好赶上计划生育,父母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政策,我从记事起就一直在外婆家。

有时候,人一旦突然想到某个人,尘封的记忆也会慢慢的浮现。

五六岁前一直在外婆家成长,每天跟着外婆一起到处跑的时光一去不再回来。幼儿园还在外婆家读了两期,能上一年级才被接回巴中,此后,每年放假才能到外婆家玩到两月,最后,再也,没有联系了。

前年的时候,和外婆打电话,她已经听的不是很清晰了,我在这边基本靠吼,那边也才能听的清楚。

这和我记忆中的外婆有了很大的反差,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去田里摘花生,一起去地里扒红萝卜, 我背着一个小背篼,她牵着我的手,一起走在回家的小路上,那时候她是我的世界。

小时候老家还很穷,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同学们去郊游 ,那时候他们都带着好吃的,我就带着一个纸叠的纸飞机一个人在旁边玩,显得不是很合群,已经忘了当时的场景了,好像回到家还不懂事撒泼打滚来着。

后来,外婆和舅舅不知道在哪里打了一只老鼠,熏在灶头,熏的黑黑的,脱水的老鼠没有二两肉,可是却是记忆中最难忘的荤菜。

到了夏天,正是茉莉花开的时候,村子里会有商人过年收茉莉花,也就是茉莉花茶的原材料。在这个时候,是最累的也是最开心的时候,几个小孩子互相打闹,在茉莉花丛中来回奔跑,大人们带着斗笠,就在炎炎烈日下摘茉莉花,有时候一天摘的茉莉花只能卖到几块钱,外婆总会给我两毛去买冰棍,自己却舍不得买来吃。

和她起去逛街,一起去拍人生第一张照片,一起去舅妈老家爬过得那座山,一起去河边洗衣服,涨潮时,一起去河里捞鱼,一起.... ,一起......

而现在你已八十,我也三十,可是我还想和您回到过去,一起去田里刨花生,你牵着我,我牵着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