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性的年纪,早已逝去

2020 / 04 / 26星期日职场

周六早上6:20,手机开始震动,睡梦中我我被惊醒了,但是实在是不想起床,于是关了震动继续睡。

紧接着6:30隔床同事的闹钟开始响彻宿舍。

嗯,这下真不能再睡了,再睡的话能赶去上班就不能去饭堂吃饭了。

洗漱完毕准备出门时,隔床上铺的同事又倒头继续去了……真心羡慕。

有时我也有不想起床的时候,也想蒙头睡到自然醒,可是哪怕再累也必须要起来,只为了不能耽误上班。

曾经的我也有任性的时候,18岁第一次来到深圳工作,还记得实习那家公司的名称“技佳电子有限公司 ”,专门做手机外壳的公司。

实习满了一个月,拿到人生第一笔工资,有着1K+呢,在那个年纪第一次拿着这么多钱,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。

于是,在拿到工资的那天晚上就去了网吧上网,连着3天没有出网吧大门,直到疲惫的睁不开双眼了,才回到公司宿舍。

那时候也没有手机联系的,3天没有上班把领导也给弄蒙了,不过还好没有上报公司人事部,不然当时就要重新找工作了。

只能说18岁的那年,真的很任性。

只是不知道何时开始不再任性了,是看到父亲头上的白发那天晚上,还是发现卡里余额不足的时候,或者是开始发现自己能力不能满足自己野心的时候……

丑奴儿·书博山道中壁 (南宋)辛弃疾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!